• 查看: 3648  |  回复: 0
    查看: 3648    回复: 0 收藏
  • 吏部尚书
    Avatar
    • 帖子 1099
    • 注册 2008-06-13
    • 威望 7 个
    • 银子 551 两
    1205894141 9672
    Avatar
    2014-10-27 23:38 (1楼)
    2014-10-27 23:38
    跳转到  
    2013年的中国农历新年,黄建珍(Jian Zhen Huang,音译)带着年货前往位于纽约布碌仑区的姐姐家。然而就在姐姐家的台阶上,一名年轻男子突然抓住黄建珍,殴打她的脸部。黄建珍倒地后,年轻男子抢走了她的手机。



    纽约非法移民黄建珍



    获得U签证难上加难

    U签证需警方证明 纽约警局一拖再拖

    据路透社21日报道,2013年2月的这一天,黄建珍在医院度过了一晚,头部裹着纱布,眼圈乌黑地离开。她的丈夫形容她就像个熊猫。这次被打后,黄女士经历数月的头痛和失眠。

    报警存在潜在风险:14年前,黄女士使用别人的护照进入美国,换言之她是一名非法移民。不过,离开医院后,她还是向警方描述了抢劫者的外貌。黄女士的丈夫是一名非移厨师,他要求警方追踪手机信息。

    当夫妻二人等待警方回复时,黄女士的姐姐告诉她,如果非法移民遭遇暴力犯罪,且帮助执法部门追踪犯罪分子,那么联邦政府会为其提供U签证。获得U签证的移民可以在美国生活并工作4年,而不用担心被遣返。申请该签证可以说是黄女士及丈夫获得合法地位的开始。(U签证是在2008年经国会创办的一类签证,专门向曾经遭受过暴力犯罪、人口走私、性犯罪的受害人及其家属颁发,每年的名额为一万名。译者注)

    为了申请该签证,黄女士雇佣了一名律师。申请该签证的一个条件是:纽约警方需证明黄女士对该案件提供过帮助。然而很快,黄女士碰了钉子,在她给美国公民与移民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提交申请之前,必须获得警察局的官方证明。黄女士的律师王春雨(Chunyu Wang,音译)表示,几个月以来,纽约警察局一直没有回应黄女士反复的请求。

    U签证是国会为了帮助执法人员与移民社区建立信任而设定的签证项目。然而路透社通过搜集全美数据,采访警察、检察官、律师与移民后发现,像黄女士这样帮助警方破案,申请U签证的非法移民申请成功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所在州的情况。

    签不签 各地差异大

    在一些城市,非法移民受害者获得警方与检察官的证明非常容易,但很多城市,获得证明难上加难。从2009年至2014年5月,纽约执法部门为1151名受害者提供了证明。同时期,洛杉矶执法部门给4585名非移受害者提供了证明。要知道,洛杉矶的人口还不到纽约市的一半。

    加州奥克兰(Oakland, California.)的人口不到纽约市的5%,却给2992名受害者提供了证明。沙加缅度的人口稍高于奥克兰,却只有300名受害者获得了证明。这说明在人口数量差不多的行政区,开具证明的状况差别也很大,数千名暴力犯罪的受害者根本无法获得警方出示的官方证明。

    帮助律师处理移民家暴与性侵问题的活动人士盖尔•彭德尔顿(Gail Pendleton)表示,大部分执法部门不提供证明。这意味着成千上万遭遇家暴或强奸的受害者无法获得帮助,犯罪分子逃脱了法律制裁。

    纽约警察局副局长苏珊•赫尔曼(Susan Herman)表示,2014年初新一任政府成立以后,警察局已修改了U签证政策。不过赫尔曼拒绝对黄女士的案件作出评论。她承认,U签证对执法行动帮助很大。

    2000年,民主党参议员泰德•肯尼迪(Ted Kennedy)与共和党参议员斯宾塞•亚伯拉罕(Spencer Abraham)联合推出U签证项目,作为《防止对妇女施暴法》(Violence Against Women Act)的一部分。国会规定,每年获得U签证的人数上限为10000人,然而申请者严重超额。2012财年,公民与移民局收到24768份来自非法移民的申请,这些申请者都获得了执法部门的证明。如果相关机构认为移民符合申请条件,即便当年名额已满,那么申请者依然不会被驱逐,而是可以在美国等待获得签证。

    调查发现,全美境内执法部门开具证明的标准均不一样。在一些行政区,执法部门内部也产生分歧:警方可能拒绝给受害者提供证明,但检察官则会签发证明。这说明只有嫌犯被拘留,并被指控,受害者才能获得证明。事实上,法律并没有对此作出相应要求。公民与移民局则拒绝对该问题给出答案。

    纽约处于“大规模停滞状态”

    纽约是全美非法移民最多的几大城市之一,指控该市警方阻挠开具证明的非法移民越来越多。王春雨律师代表黄女士和其他6名非法移民对政府提出控诉,指控纽约警察局滥用自由裁量权,因为在纽约警察局,除了警监,其他警员不容许给非法移民开具证明。这种行为已造成“大规模的停滞状态”,导致很多刑事犯罪受害者根本无法获得证明。

    黄女士则表示,无法获得证明使她无法实现自己的梦想,那就是和丈夫一起开餐馆。现在住在阿拉斯加州费尔班克斯(Fairbanks, Alaska.)的黄女士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签字。“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她说。
Noavatar 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