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 2279  |  回复: 0
    查看: 2279    回复: 0 收藏
  • 吏部尚书
    Avatar
    • 帖子 1120
    • 注册 2009-10-21
    • 威望 13 个
    • 银子 933 两
    1116906639 6713
    Avatar
    2014-07-22 22:20 (1楼)
    2014-07-22 22:20
    跳转到  
    编者按:在温哥华,有一群特殊的华人移民群体,他们曾经在豆蔻年华的时候上山下乡,到农村,到工厂,到矿山去接受劳动锻炼。他们在人过中年之后,或留学或移民,漂洋过海来到温哥华,开启另一番“洋插队”的人生。他们曾有艰辛打拼后成功的经历,也品尝过失败和无奈的滋味,然而,无论怎样,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洋插队”生活无怨无悔,因为它是阳光的,幸福的。

    抛弃舒适,选择经历

    “知青”D先生在日本时已经是大学老师,也入了日本籍,收入丰厚,生活优渥。然而,在2004年,他和家人放弃了一切,选择移民温哥华,开启另一段人生。

    他说,由于申请移民的时间过长,再加上在日本已经有了一定的地位和基础,因此当时一家人拿到移民纸登陆温哥华时,只是抱着游玩一趟的态度,并不想真正移民。但一出机场之后,全家当即决定,不回去了,因为机场里佈满各种肤色的人群,与在日本的感受完全不一样,再加上机场外面的蓝天白云和新鲜的空气,这一切磁铁般的吸引住了他们。

    D先生在考察三个月之后,很快就在素里买房,把家从日本搬了过来。定居之后,发现语言是个大问题。D先生称自己日语可达博士水准,但英语不行,工作很难找。女儿当时要上中学,也发现当地的语言环境不够好。于是,他们举家又搬到奇里瓦克(Chilliwack),并在那儿买了房子定居下来。女儿在奇里瓦克中学享受了纯正的英文环境,5年中学毕业后,英文水准达到了全年级的第一名并考上了UBC,就读英语要求很高的国际关係专业。

    由于工作难找,D先生以近10万元的价格买下了奇里瓦克一家特色咖啡店。他说,刚开始时,咖啡店生意很好,有时候顾客还排队。但不曾想,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咖啡店生意一落千丈,营业额“蹦蹦直往下掉”,几年时间周围的咖啡店都倒闭了,D先生的咖啡店还是在坚持4年之后不得不关掉。唯一让D先生感到欣慰的是,他的咖啡店是坚持到最后的一家。

    D先生说,咖啡生意的倒闭不仅受金融危机的大环境影响,而且更主要的是受垄断企业的挤压。经济危机是週期性的,挺几年又会复苏,但垄断企业一旦进来,小企业根本无法生存。D先生说,就在他的咖啡店还在金融危机的震盪中苦苦支撑的时候,咖啡业的大鳄Tim Hortons到奇里瓦克开店。三五步就是一家,而且还常常搞促销,有时甚至整月提供免费咖啡。在这只大鳄的攻击之下,D先生的咖啡店没法生存。D先生在谈到这段创业经历时奉劝想开咖啡店的朋友,一定要考虑垄断企业的竞争问题。

    咖啡店关掉,女儿也上了大学,D先生一家又搬回素里居住。D先生现在正积极学习英语,期待语言过关之后能找份工作。

    回顾这些年的移民生活,D先生说儘管有过痛苦的经历,但胜败乃兵家常事,至今,他仍不后悔当初做出移民的选择。曾经在贵州当过五年知青的他说,跟过去黑暗的、违背人性的“土插队”相比,如今的“洋插队”生活儘管有曲折,但前途是光明幸福的,二者完全是天壤之别。

    他说,加拿大是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只要付出努力,这个国家是不会亏待你的。移民英语不好,国家提供免费学习;开店做生意,也没有地痞流氓或工商城管来骚扰。他说,加拿大的多元文化、移民政策及幅员辽阔的自然环境,温哥华独一无二的气候,这些都是他放弃日本舒适生活的理由。

    要善于Show给别人看

    已经移民加拿大18年的Tim,去年刚从一家德美合资的燃料电池厂退休。与别的移民相比,Tim的职业经历一直在一个较高的平台上运行。

    Tim移民前已经是北京理工大学材料学系的副教授了,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做过博士后研究的他,曾利用参加国际学术会议的机会考察过加拿大,为移民做打算。

    1996年移民加拿大后,Tim两个月内就在UBC找到了工作。Tim说,这看似很容易,但实际上他也花了很多的精力和心思。

    刚到温哥华的时候,他和许多新移民一样也参加了一些如何找工作的培训班,也四处发简历,然而都石沉大海。但他也通过培训班瞭解到了加拿大很多工作资讯都是不公开的(Hiding Job),靠内部推荐。

    由于他是高校出来的,擅长教学和研究,他就针对自己的专业搜集了一些研究机构的资讯,其中就有UBC的一个与材料研究有关的系。他在网站上查到系主任的电话后,就直接打电话给这个主任,电话里一聊,原来这个主任也是帝国理工毕业的,他的导师就是Tim做博士后研究的系主任,这下,两人的距离一下就拉近了。

    这位主任主动邀请Tim见面。第二天,Tim带上简历就去了,当时这个系正好有个联席研究员(Research Association,RA)的位置空缺出来,现在的RA要升职做助教。后来,Tim跟这位RA交谈后,又得知这位RA的博导也是Tim认识的同行,他们曾经在一起参加过国际会议。由于这些非常有力的熟人圈子的存在,Tim很快就得到了UBC的这份研究工作。

    由于有UBC这个起步的平台,Tim在后来的工作中频频跳槽。在UBC工作两年后,Tim到了渥太华的卡尔顿大学(Calton University)从事教学及科研工作。一年之后,他离开了卡尔顿大学,跳槽到了一家规模很大的光纤通讯公司。在这家公司工作不到三年,由于2001年网路泡沫的破灭,导致许多IT公司裁员倒闭。Tim先生所在的这家公司也未能倖免。Tim说,他在躲过了前两次裁员之后,终于在第三次被裁。失业之后两个月,有实力的Tim又很快找到了工作,是一家在蒙特利尔市的光纤通讯公司。然而,由于整个行业的衰退,一年后这家公司也倒闭了,Tim又不得不再次找工作。

    Tim又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得到了一个香港光纤研究院的录用机会。他说,当时竞争非常激烈,7、80人争一个位置,但他仍凭藉实力入围。就在同时,他申请的另一份工作机会也来了,那就是他后来一直工作的这家燃料电池公司。他之所以选择后者,是因为他还是希望回到温哥华,这座他刚开始登陆的城市。

    在这家电池厂,Tim凭藉自己的实力,参与了新产品开发及一些管理协调工作,一干就是5年,得到了公司的认可。去年,出于健康考虑,他不得不提前退休,公司为失去他而十分惋惜。

    回顾这些年的移民经历,Tim认为,移民要扎下根来很不容易,在适应移民生活的过程中,一定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不要自负,也不要妄自菲薄。有实力一定要展示出来,秀给别人看,这样才能立足。

    敢啃“硬骨头”

    说起温哥华的移民生活,J先生最自豪的是他在SFU的留学经历。1988年,从东北某大学研究生毕业的J,来到SFU语言学系语音专业读研究生。他先读了一年的大四课程才开始研究生的学习。当时,该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只有他一人。

    学习语音学需要有很广的知识面,学起来难度不小。当时一起攻读这个专业的研究生一共有4人,除J先生外,还有一名韩国人,其馀两人均是本地的西人。由于课程难度大,一位西人放弃了学习,J先生和他的韩国师兄最终完成了学业。J先生十分自豪最终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J先生在硕士论文中用数学模型独创了一个语音学方面的公式,填补了该领域的空白。攻读完研究生后,导师希望J先生继续攻读博士。但由于读书生活负担非常重,要继续学业不现实,最终他选择了放弃读博,外出工作养家。

    从SFU毕业之后,J先生在温哥华一家高科技公司找到工作。儘管他是学语言学的,但机械方面的知识丰富,触类旁通,很快上手。由于他的辛勤工作,每年为公司省下数十万元的费用,J在那家公司一干就是15年。

    从1982年开始当英语老师起,J先生一直热爱教学工作,在SFU读研期间就已经开始教ESL。由于多年的专业积累,J先生在英语教学方面形成自己独特的方法,教学效果不错。如今,J先生和夫人开办了自己的教育机构,J先生负责教英语,夫人负责教数学,多年来培养了不少优秀学生,其中很多都进了世界名校。今年,J 先生指导的一名中国学生在SAT考试中取得了2400分满分的骄人成绩,令他非常欣慰。

    回顾自己的移民经历,J先生和夫人非常感慨,他认为移民生活确实会有许多的困难,但不要惧怕付出,坚持下去终究是会有收穫的。另外,对自己要有信心,只要有真本事,什么时候都会用得上的。
Noavatar small